指甲太长 自己也受伤!-

指甲太长 自己也受伤!-

刚开始创业的人,很多都扛着个算盘做事做人,算数算得滴水不漏,时刻提防自己吃亏。一块钱换一块钱,他觉得自己亏了,按他的心愿,用九毛钱换你一块钱,他才刚刚持平。对供应商也罢,对客户也罢,甚至对给他打天下的员工也罢,一有机会就咬人一牙,赚点蝇头小利。

尤其对供应商,由于他是客户,钱在他手上,主动权在他手上,他更是一丝一毫咬人的机会也不放过。尾数铁定是没得结给人家,上百上千,他也力图不结给人家,就看供应商是大方还是小气,大方他就吃深点,小气他就吃浅点。供应商提供的货物,只要有一丁点问题,他就抓住不放,大刀砍下去,你有赚没赚他不管,他却要趁机赚上一把。跟这种人做生意,起初是他大鱼大肉,你吃稀饭,较后变成他撑死,你饿死。

我一个朋友,承包了我一个小厂。这小子有点能耐,小厂给他做得有声有色。小厂的原材料是一种珍贵木材,价格不菲,一直由我直接向农户收购。他承包小厂后,提出由他来收购,我欣然同意,并提供十万元他做本钱。他很兴奋,跃跃欲试,准备大展手脚。对这种力求上进,奋发图强的人,我能帮就帮,何况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,他有赚,我则赚更多,岂有不尽力相助?

但我朋友为人很小气,口袋又大又深,而且有双重拉链,如同河狗一般,每一个子儿都只进不出。他手指甲特长,对供应商一定会很狠,能捞一把,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捞。他不会想到双赢,不会想到指甲太长,自已也会受伤。我默不作声,只等着他犯错时,狠狠地克他一顿。

果不其然,这小子接手收购原材料后,农户就很大意见,纷纷打电话我投诉:"你那个拍档是不是前辈子闹钱荒?过称的尾数每一称他都不算上去,计算出的应付金额尾数他又不算上去,前后一折腾,我岂不亏大了?"

"你的厂长太刁了,太离谱了,每一称都短我五斤,末了还硬生生扣了我三百斤水份。我不敢送货你们了。"

"你的搭档要钱要到哭,讲好的价钱,货拉去后,他却说树径太小,树龄不够,有虫子钻咬等等诸多理由,每吨压我30元。下回我不敢送货上门了。"

"你的伙计虽是大男人,我看他比你老婆还狠。算了,你们把我当傻瓜,我惹不起总躲得起。"

我听了,无言以对,只好装疯卖傻,半真半假地说:"我看这小子是吃了老虎胆,竟够胆得罪我的老朋友。不过,兄弟,现在是他说话,我一时也拿他没辙。"

本来我也想看看我朋友挥刀砍供应商会有什么效果,有没有一丝机会,见这阵势,我决定鸣金收兵。马蜂窝轻易决不能捅,否则,会把供应商都赶到我的竞争对手那里去。做我们这行,谁收购到原材料,谁就铁定是赢家。平时我与农户关系处得特好,我朋友这么一弄,必出乱子无疑,我与农户多年的关系很可能毁于一旦。

果不其然,现实的农户即刻反戈,离我而去,招呼也不打一声,就把材料拉到我的竞争对手那里。我慌了手脚,得知这一情况立即就打电话叫我朋友到我办公室来。我朋友承包的小厂有二十多公里路程,半个小时后,我朋友骑着摩托车来了。

我预先黑着个脸,预备一见到他就立即发威。不想,我朋友一见了我,就说:"你不找我,我也要来找你。现在还来得及,但必须借用你的老脸,再加上我的真诚道歉,一个一个去找他们,感化他们,走吧,你尽管当着他们的面骂我好了.我们一起走吧,时间拖得越久,对我们越不利。做生意真是奥妙无穷,任何时候都要坚持双赢,要赢不要输,较后必定输得更惨。"

我会心地笑了。这小子,孺子可教,悟性蛮高,磨好了,是一把砍柴的好刀。